• 王道涵括霸道 中国战略思维能超越西方精算思维 2019-06-09
  • 剑川木雕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6-09
  • 浦东新区:探索人民调解专业化 2019-06-08
  •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——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-06-01
  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05-28
  • 点评:世界杯八大热门亮相完毕 西班牙巴西最有冠军相 2019-05-18
  • 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——陕西省政府直属中等职业院校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2018招生简章-陕西教育新闻 2019-05-18
  • 年轻人式油腻:无所事事 折寿损福 2019-05-13
  • 天津检察机关依法决定对张丽丽涉嫌受贿案移送审查起诉 2019-05-13
  • 高楼大厦与房奴陪伴。 2019-05-08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5-08
  • 吴青峰携手年度古装剧《扶摇》 首度创作并献唱主题曲扶摇 吴青峰 2019-05-02
  • 第二届石家庄旅发大会开幕在即 一“鹿”走来“泉”是风景 2019-04-15
  • 以大众传媒搭建心灵之桥(大家手笔) 2019-04-15
  • 《中国神话的生态伦理审视》简介 2019-04-10
  •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    彩票开奖河北十一选五 -> 其他类型 -> 虎威娇女

    11选五河北开奖结果: 第835章 汇合

   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        等吴夫人讲完,吴大人心中已经有了决定。顶 点 小 说 X 23 U S.C OM

        他同意关夫人的说法,确实如此,华儿将来的幸福是最最重要的!

    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遇到有关子女幸福的问题,做父母的总是拎得清的。

        很快举廉和三个行商等来了岳父岳母的同意。

        事情既已尘埃落定,三个行商便与吴大人、吴夫人还有王少爷辞行离开。临了要走的时候,又再次提醒了下举廉,得到举廉的郑重承诺:这次虽然不能成行,下次会为他们牵线安排的。他们彻底放心了,欢天喜地的各自回家去了。

        行商们离开后,举廉心花怒放,正要回禀岳父岳母说自己也要回家,回去跟父母说瑶华要与他一同去,让他们分享自己的喜悦,岳母却先行提了个要求。

        “廉儿,华儿从未离开过家,你得容我帮着她收拾下行装,等明天再出发?!?br />
        举廉不好反驳,岳父岳母既然做了让步,自己也得拿出点姿态来不是,再说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。于是他笑着跟岳母施礼道:“廉儿听岳母的,明天再出发?!?br />
        岳母立刻笑开了花:“好好,廉儿去跟华儿说吧,让她也高兴高兴,这丫头昨晚不开心,又没吃饭?!?br />
        举廉一听难免心疼瑶华,立刻点了头退出来,匆忙赶到瑶华那边去了。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中午苇杭兄弟出发的时候,举廉还在瑶华家里,两人没能与他们兄弟同行,那时苇杭也不知道举廉已经劝得瑶华爹娘点头,以为瑶华爹娘还没松口。

        现在看着后面共骑一匹马追来的举廉和瑶华,苇杭便知道举廉不负众望,成功说服了瑶华爹娘。

        说起来也是他和父亲的计策起了作用了??!苇杭缩回头,重新坐好,嘿嘿嘿笑得老开心了。

        “苇杭兄,你笑什么?”云霞转头笑着问他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也没指望苇杭会回答,只是看看他还在吃点心没有。见点心盒子被苇杭捏得有点变形,便拿过盒子整理起来。

        弄好后重新把点心盒子递给苇杭,苇杭这下乖乖地拿着盒子,继续吃点心。

        云霞重新去看后面追着他们跑的马,随着距离拉近,这下看清楚了,马上坐着的居然是举廉和瑶华。

        天哪,瑶华也来了,云霞高兴地语无伦次:“胡校尉,马车,停下!”

        胡校尉听了命令,一拉缰绳,吆喝着马儿把马车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还未等马车完全停稳,云霞已经推开车门跳了下去;修竹自然是要跟着小姐的,也跳下马车。两人站在路边等着举廉和瑶华了。

        臣杭和智轩他们乘坐的马车也停了下来,两人亦跳下马车往云霞她们走来。

        举廉勒住了马儿,从马上下来,再把瑶华接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瑶华刚站稳,就被冲上来的云霞给抱住了。

        两姐妹拥在一起又跳又笑,好不开心。

        举廉则被臣杭和智轩围住。

        “十五兄,我还以为您不能来了呢?这下可真太好了!”臣杭尤其高兴。

        智轩也是一样,拉着举廉的袖子笑得开怀。

        几个人寒暄之后,胡校尉跳下车催促他们上车慢慢说。

        于是分配了下两辆马车的乘坐安排,举廉的马被套在了臣杭他们乘坐的车上,举廉也坐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瑶华顺理成章的和云霞坐一辆车。

        上了车看见苇杭,她也跟云霞一样对苇杭很是照顾。不过因为瑶华上来了,苇杭一下安静了许多,很听话的窝在角落里。

        一行人重新开拔。

        车厢里和外面比起来,显得温暖,且透着温馨和祥和。

        修竹现在当侦查兵上瘾了,时不时的就趴在后座上,从缝隙里警惕地瞄着后面的路况,乐此不疲。

        他们现在走的是去西戎唯一的驿道,而且离西戎的距离还比较远,所以暂时算是比较安全。再加上有修竹关注着后面,臣杭他们关注着前面,所以云霞和瑶华乐得清闲,两人就在车里闲聊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师姐,十五兄是如何把你拐来的?”

        云霞和瑶华坐在苇杭的对面,最边上是修竹,对面苇杭一个人坐着,几个女孩子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苇杭眼里。

        瑶华脸上升起两朵红云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不是他拐我来的,是我自己要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拿手捅了捅云霞:“小师妹不准笑我?!?br />
        给云霞来了个先发制人。

        云霞乐了,她压低声音说:“我怎么会笑师姐呢?我得夸师姐才行。本来就该这样啊,师姐做得不错,喜欢就要表达出来,喜欢就腻在一起,很好呀!”

        这话说到瑶华心坎里去了,瑶华脸上的笑容瞬间更加灿烂。

        “小师妹,我也是这么觉得的,所以听举廉兄说要到边城,想着好久不能见他,心里很不是滋味,索性就追随他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因为得到云霞的支持鼓励,瑶华也放开了许多,敞开心扉跟云霞说出了心里话。

        听了云霞刚才的话,苇杭很受震动。

        喜欢就要表达出来,这句话在他耳边不断回响。

        原来云霞的看法是这样的,一如她的行事风格,简单直率明了。

        震动之余,苇杭又心生欢喜。

        自己从没有跟云霞表达过对她的喜欢,以前是要隐瞒身世,不能跟云霞表达;但这次到了西戎边城,按照关大人他们的安排,应该会尽快找时机宣布自己真正的身份,届时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云霞面前了。

        想到这里,苇杭缩在袖子中的手激动地有些发抖,他决定了,要在第一时间跟云霞说喜欢她,要告诉他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明光,那个陪着她成长的护卫明光。

        对面的三个女孩子,一个在侦查,两个在窃窃私语,都没有注意到苇杭看向云霞的眼神,带着十足的灼热,眉眼间却泛着如水的柔情。

        此刻的苇杭表面上维持着平静,心中却鼓荡着汹涌的激情,他恨不得长出翅膀,快点飞到边城,然后能早些对云霞深情告白。

    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爹娘刚开始还不同意?”云霞的声音提高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瑶华点点头:“是啊,多亏了萧先生帮举廉兄出的主意。所以还借用了你的名头?!?br />
        原来她们俩谈起了瑶华想到边城,却被她父母阻拦的波折来。

        云霞挽着瑶华的胳膊说:“没事,随便借用,只要能让师姐和十五兄长相厮守,我也算做了大好事?!?br />
        瑶华的脸被云霞说得更红了。

        苇杭的唇角偷偷扬起,在云霞抬眼看向他的时候,也没有恢复原样。

        反正也快要以真实身份出现了,装傻也不用装得那么像了。

        这倒让云霞楞了那么一瞬,苇杭刚才是在偷笑吗?而且现在的苇杭看起来似乎有点不一样了。云霞眨了眨眼睛,是哪不一样呢?她再次看向苇杭。

        被云霞盯着的苇杭,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。好在多年养成的自控能力,让他还是维持住了面部的平静。

        专注地看了看苇杭,云霞发现他不一样的地方是眼神,比之以前灵动了不少,而且越发跟明光的眼睛相似。

        云霞在心里叹了口气,是自己太想念明光了,所以才觉得苇杭不一样,苇杭怎么可能不一样呢?他生下来就是傻的??!

        羞涩低头的瑶华,见旁边的云霞突然安静了好一会都不说话,也抬起头来看云霞怎么了,却发现她呆呆地看着苇杭,不知在想什么。

        于是伸手捅了捅云霞,低声笑道:“小师妹,这么直愣愣地盯着苇杭兄,小心把苇杭兄给看哭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去你的,苇杭兄怎么会哭,苇杭兄最喜欢笑?!痹葡疾豢推赜檬只赝绷送毖?。

        两人瞬间笑成一团。

        修竹见两位小姐笑得这么欢,也跟着笑。

        苇杭嘿嘿嘿的笑声也加入到几个姑娘的笑声中,逐渐盖过了她们的笑声。

        三个姑娘收了笑,苇杭还在笑,最后成了他一个人唱独角戏。

        没办法,我今天太高兴了嘛,苇杭继续肆意地笑。

        “师姐,你觉得苇杭兄笑起来是不是很像明光?”因为刚才想到了明光,云霞的话题便绕到了明光身上。

        一般情况下,姑娘们也不好意思盯着男子仔细看,但苇杭的情况不同,所以瑶华可以仔细看。她歪着头,抱着手臂端详了一会儿,点头道:“别说,真的很像??!”

        “其实我早就发现他们两人很像?!痹葡加挠牡乩戳艘痪?。

        瑶华听她的语气颇有些惆怅,便问她:“怎么一说到明光,你的情绪就低落下来?”

        苇杭听了瑶华的问题,心里咯噔一下,整个人都僵直的顿住了。

        云霞为什么情绪低落?他也很想搞清楚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因为瑶华算是自己的闺蜜,云霞也就没有隐瞒,直率开口说:“明光走了以后,我才发现已经习惯了有明光的生活,所以特别不适应。若不是明光不能违背他父亲的命令,我真想给明光写信去,让他回来呢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小师妹,看来你很想明光兄??!”瑶华接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刚才顿住的苇杭听了云霞的话后彻底石化了,当然是表面的石化,内心却像开了锅的水一样沸腾不止。

        他强迫自己冷静,要捋一捋刚才云霞的话。

        对瑶华的话,云霞并没有半点扭捏地承认了:“是啊,不仅是我,我娘和云霄也是很想明光?!?br />
        这下苇杭心中的沸腾的水全都冒出幸福的泡泡,让他周身通泰,有点不知道身在今夕何夕。

        瑶华点点头说:“明光兄确实是个很好的人,可惜他早离开了月余,否则可以和他父亲打个商量,让明光兄跟我们一起去西戎边城,反正都是到军队历炼,你父亲的军队也是很合适的嘛?!?br />
        云霞咬了咬唇,伸手挽住瑶华的手说:“是啊,可就那么不凑巧。唉,说起来,明光走的时候答应给我写信的,结果一直没写来,这下我走了,他写来的第一封信也只能让我娘转寄给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信,苇杭感到很不好意思,因为离开云霞家以后,他成天心情郁郁,闷闷不乐的,还真忘了这一茬了。

        瑶华拍了拍云霞的手说:“那也只能这样了。明光兄刚到北凉军队,一定很忙,再说军队里寄信不是那么方便的?!?br />
        修竹听着两位小姐在说明光少侠的事情,也为明光少侠说了几句好话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没有怪明光的意思,否则我早就给明光记下那么一笔了?!痹葡夹ψ呕卮?。

        苇杭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,还好,云霞没有怪他,否则他心里难受不安事小,让云霞不开心可就罪过大了。

        他又悄悄朝帮着劝解云霞,为他说话的瑶华和修竹都投去感激的一瞥。

        修竹开始投入到新一轮的侦查中,云霞和瑶华则继续围绕着明光说事情。

        看见小师妹说起明光兄双眼晶亮,眉开眼笑的,瑶华觉得和自己说起举廉兄的情形很像。所以心里闪现出一个念头,小师妹是不是喜欢上了明光兄?

        她想问云霞,却怕小师妹的伶牙俐齿,所以几次欲言又止。但心里冒出这个念头后,她又再也无法淡然处之,实在是很想知道答案啊。

        纠结中的瑶华心里就像猫抓似的痒痒,在云霞又一次夸明光的时候,她鼓起勇气问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瑶华的声音很小,但苇杭的听力很好,悉数听进了耳朵里,而且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      “小师妹,你是不是喜欢明光兄?”

        十二个字像十二个小锤子,丁丁当当敲响在苇杭心中。

        云霞会怎么回答?苇杭感觉自己都快不能呼吸了。

        云霞愣了愣,显然也没有料到瑶华会问出这个问题。不过她很快稳了稳心神,看向瑶华。

        见瑶华一本正经的等着她的答案,云霞不禁在心中暗想,难道我就表现得如此明显,连大大咧咧的瑶华都看出来了?

        于是凑到瑶华跟前问:“师姐何出此问?”

        “何出此问?看你的神色就知道了啊,说起明光来眉飞色舞,双眼发光,不是喜欢他是什么?我跟你说,师姐我现在也算是过来人了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想着云霞以前总是这样打趣自己,瑶华越说越激动:“怎么样,师姐没看错吧?”
    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  • 王道涵括霸道 中国战略思维能超越西方精算思维 2019-06-09
  • 剑川木雕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6-09
  • 浦东新区:探索人民调解专业化 2019-06-08
  • 展开美丽中国的时代画卷——十九大代表聚焦生态文明建设 2019-06-01
  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05-28
  • 点评:世界杯八大热门亮相完毕 西班牙巴西最有冠军相 2019-05-18
  • 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——陕西省政府直属中等职业院校西安高科工程技术学校2018招生简章-陕西教育新闻 2019-05-18
  • 年轻人式油腻:无所事事 折寿损福 2019-05-13
  • 天津检察机关依法决定对张丽丽涉嫌受贿案移送审查起诉 2019-05-13
  • 高楼大厦与房奴陪伴。 2019-05-08
  • 重庆“8D迷宫”楼走红  网友:住户能找到自己家吗 2019-05-08
  • 吴青峰携手年度古装剧《扶摇》 首度创作并献唱主题曲扶摇 吴青峰 2019-05-02
  • 第二届石家庄旅发大会开幕在即 一“鹿”走来“泉”是风景 2019-04-15
  • 以大众传媒搭建心灵之桥(大家手笔) 2019-04-15
  • 《中国神话的生态伦理审视》简介 2019-04-10
  • 福彩pk10赛车走势图 jilin11选5走势图 北京快三开奖一定牛 京东彩票官网首页 奥运会网球冠军 炉石传说吧贴吧 三国全面战争1.9攻略 广东时时彩20选8记录 2978招财鞭炮漏洞详细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波西亚时光盖斯特 上海上港亚冠战绩 排列三和直奖金多少 体彩20选5计算规则 福建36选7开奖号查询 时时彩计划制作工具